中国中药杂志

2011, v.36(14) 1895-1900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雄黄砷的蓄积性研究
Asenic accumulation following realgar administration in rats

李春英;梁爱华;王金华;薛宝云;李化;杨滨;王京宇;解清;Odd Georg Nilsen;张伯礼;

摘要(Abstract):

目的:研究大鼠长期给予雄黄后砷在血液、肝脏、肾脏和脑组织中的蓄积性,以探讨雄黄的毒性机制,为临床安全用药提供科学依据。方法:①将禁食16 h后的雄性SD大鼠随机分为对照组(4只)和雄黄0.16 g.kg-1组(28只)。雄黄组灌胃给药1次,于给药后0.5,1,2,4,8,16,36 h时间点各取4只大鼠,取全血、心脏、肝脏、肾脏、肺和脑组织,测定砷含量。②将SD大鼠随机分为对照组和雄黄0.16,0.08,0.02 g.kg-1剂量组,每组10只(雌雄各5只)。各剂量组每日灌胃给药1次,共给药3个月。于末次给药后16 h取血、肝、肾、脑,测定砷含量。结果:单次给予雄黄0.16 g.kg-1后,一定量的砷能吸收进入体内,分布于血液和心、肝、肺、肾、脑等主要脏器,达峰时砷含量从高至低依次为血液>肾>肺>肝>心>脑。血液中砷水平远高于其他脏器中砷水平,这一分布特点可能为雄黄治疗白血病的基础。雄黄反复给药3个月后,血液、肝脏、肾脏和脑组织均有一定程度的砷蓄积。在相同的雄黄剂量组,肾脏的砷蓄积倍数最高,其次是肝脏。然而在砷含量方面,血液中的砷含量远高于其他脏器的砷含量,砷含量由高至低的顺序为血液>肾脏>肝脏>脑。雄黄长期用药时可造成肝、肾组织轻度病理变化,可能与肝、肾组织的砷蓄积相关。但未见血液与肝肾毒性相关的生化指标变化,说明肝脏与肾脏毒性较轻。结论:雄黄的可溶性砷可吸收入体内,广泛分布于主要脏器中。长期用药后,砷可在血液、肾脏、肝脏、脑组织蓄积,其中肾脏、肝脏砷蓄积与肝、肾毒性有关。血液是砷分布水平最高的部位,可能是雄黄治疗白血病的基础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雄黄;矿物药;毒性;砷;蓄积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国家“重大新药创制”科技重大专项(2009ZX09301);; 国家科技部科研院所基础研究专项基金(2002DEB20067);; 国家“十一五”科技支撑计划项目(2006BAI55B02-03)

作者(Author): 李春英;梁爱华;王金华;薛宝云;李化;杨滨;王京宇;解清;Odd Georg Nilsen;张伯礼;

Email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